看到他们都没事,穆子繁松开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一个箭步朝白连冲来,脸色已经恢复平静,却有种风雨欲来的危险感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穆子繁站在白连面前,扬手给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用了十足十的力量。

    白连脸都被这巴掌抽歪,他抬手捂着火-辣辣的脸,满面震惊,眼中泛起委屈与水光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跟你怎么说的,你是不是都当做耳旁风?!”

    穆子繁无视他脸上委屈,快要哭出来的模样,绷着脸满面威严,声音严厉。

    “子繁哥,这事不怪白连,是我们想要在最后聚一聚,这才搞了个退出赛车仪式。”

    唐煊急忙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想要举行一场退出仪式,这事与连哥无关。”轩辕影也站出来。

    穆子繁扫了他们一眼,眼底恢复些许温度,却依然满面恼怒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为他狡辩,既然做了就要敢作敢当!”

    他视线再次放在白连身上,冷声质问:“知错没?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白连低头,承认错误。

    不想将微红泛着水光的双眼,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可心底的委屈,让他很难过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顾锦走来,笑看白连,语气温婉。

    跟五年前相比,白连退去稚嫩,俨然已经成长为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白连抬手用袖子抹了抹双眼,抬头看到眼前女人,面色茫然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很快,他想起顾锦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“当年在夜天堂的那个女人?!”

    顾锦笑着点头:“记性不错,还记得我。”这话说不上是夸奖还是调笑。

    师傅出面,穆子繁收起满身威严。

    他回头,就见带他们来的老太太,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,人呢?”

    顾锦眸中笑意消散:“进屋去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,老太太见他们跟白连是认识的,意味不明哼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院内响起的动静,引得乔长风所在的房间从里面打开。

    剑外面站着几名陌生人,开门的王聪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乔长风,李晓军两人也神色也微变。

    乔长风走出来,皱眉打量着顾锦,安明霁,穆子繁:“你们是新来的?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?”安明霁勾起唇角,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个词,很是惹人注重。

    对方用的这个词汇,已经表明了彼此立场。

    顾锦眉梢微挑:“第一次进来,你们是老人?”

    乔长风露出百思不得其解茫然神色。

    他很奇怪,为什么半路还能进来新人,这是在前三次闯关中,从未发生过的事。

    眼前三个人穿着考究,气场不俗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应该是有背景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新来的,先说一下这里的规矩,省得枉然送命。”

    乔长风看了眼黯然无光天色:“天快黑了,进屋细谈。”

    对此,没人反对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在陌生环境,顾锦他们的确需要足够了解这里,才能更快找出离开此地的方法。

    接下来半个小时里,白连房间内,在乔长风与其他人的解说下。

    顾锦,安明霁,穆子繁三人,终于对这个无限闯关世界有了详细了解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