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事吧?”安明霁扶着顾锦,语气担忧。

    顾锦摆手,回头面向安明霁,语气快速:“屋内尸体被分割的非常整齐,切割面很平,除非最先进的机械,否则不可能造成这样完美切面。

    那些尸块有被啃咬的痕迹,牙齿应该非常尖锐细小,我在其中一块被啃咬尸块上发现完整的齿印,密密麻麻的,绝非人类齿印造成的。

    屋内还蔓延着一股腐坏的恶臭味,那不是属于死去尸体气味,那味道很熟悉,跟我们在崖州遇到的那些恶傀极其相似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越说越极急切,神色也越来越肃穆担忧。

    安明霁心疼不得了,将人搂在怀中:“阿锦不用担心,这些事都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顾锦靠在他怀中,放松身体,压在心头的沉重却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她语气低落迷茫:“小安,你说天道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困在这里有什么用意?我总觉得后面会有更大的阴谋在等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它意欲何为,这一次都将奈何不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手放在顾锦肚子上,一股淡淡气体涌入她腹中。

    刚刚还感觉身心疲惫的顾锦,这会紧绷情绪突然退去,浑身变得舒适而轻盈。

    就连她一直压抑的心情,也稍稍好转。

    白连等人出来后,就看到两人相拥。

    乔长风只看了一眼,淡淡收回视线,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安明霁跟顾锦此时还有心情谈情说爱,可见他们对之前所发生的一幕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要是其他新人,早就吓得哇哇乱叫,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腻腻歪歪给谁看呢?!”

    李晓军看不惯两人这么搂搂抱抱。

    之前三次闯关中,哪一次碰到新人不是吱哇乱叫。

    以往见到那些人,他有种天然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眼前这对男女态度,让他打从心底感到不满。

    尤其是被抱在男人怀中的女人,姿色上乘,比他在现实世界见过的美人都要漂亮。

    李晓军盯着顾锦看得眼睛都黏上了。

    安明霁抱着怀中人,轻轻一转,避开让人作呕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这边刚有动作,穆子繁站在李晓军面前,冷声质问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

    李晓军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这一次进来的新人,他没有一个看得上的。

    穆大少,当今君主身边的大秘,皇室重大决策大多都有他在背后推动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更是京城各大世家子弟领头羊,谁见了他不客客气气喊一声穆大秘,或者穆大少,穆先生。

    穆子繁针对白连的怒火,根本无从发泄。

    眼前李晓军送上门来,他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修长大腿轻抬,狠狠一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这一脚,把李晓军这个大块头直接踹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晓军跪趴在地上,满脸怒容。

    他猛地抬头,刚要开口质问,迎上来一只四十多码的鞋底。

    穆子繁脚稍稍用力,李晓军往后仰,整个人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的鞋子顺便碾压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只听穆大少声音冷凛,警告道:“嘴巴不干净,我不介意给你洗洗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