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李晓军双目怒视。

    穆子繁满脸蔑视,嘲讽道:“不放过的是你,你这双眼睛我看着不错,不如摘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认真,毫无玩笑之意。

    乔长风见事态不受控制,立即走上前:“穆少是吧,给我个面子,晓军好歹跟着我们闯了三关,咱们小事化了如何?”

    穆子繁睨了他一眼:“小事?”

    这人敢用那样的目光盯着师傅看,就是在找死。

    穆子繁一出手,乔长风就知道他身份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刚刚他出手时,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自身携带修为的人,才会用的独特招式。

    乔家在京城也是书香门第,虽然触及不到四大家族领域,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普通人所不知的事。

    乔长风踢了一脚李晓军:“晓军,本就是你冒犯在先,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李晓军知道今个是惹上了硬茬子,他一张大脸在穆子繁脚下踩着,就算是一百个不愿意道歉,这时候也由不得他做选择。

    “对、不、起!”

    咬牙切齿,不甘不愿。

    穆子繁回头看了眼师傅,跟安明霁二人。

    见他们已经朝之前白连所在的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若是眼睛不想要了,我不介意亲自来动手。”

    在两人背影走进房间时,安明霁危险冰冷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李晓军从地上爬起来,将这番威胁听在耳中,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穆子繁冷笑一声:“以后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,自己掂量着点,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李晓军轻哼一声,站起身拍打身上泥土。

    天色暗沉,正房方向,一盏白灯笼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“该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阴森嗓音传来。

    本该紧张气氛,因老太太这一开口,变得越加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危险气息蔓延在每一个人身边。

    老太太知会一声,转身离开,没有出其他幺蛾子,不由让众人松口气。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安明霁,顾锦,穆子繁,白连,轩辕影,唐煊六人挤在一间房内休息。

    炕上倒是位置富裕,却只有顾锦一个人躺在上面休息。

    安明霁坐在炕边,神色温柔注视着顾锦。

    其他人或坐或站在房内。

    夜晚是最危险时刻,说不准什么时候怪物就会出来收割人命。

    白连,轩辕影,唐煊是如论如何都睡不着的,三人凑在一块神色紧张地盯着外面黑夜。

    后半夜,穆子繁靠在座椅上浅眠。

    “叮铃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铃铛声响起。

    双目紧闭,陷入沉睡中的顾锦,刹那间睁开一双美眸。

    安明霁按在她身上,制止她欲起身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穆子繁在听到铃铛声响,也瞬间睁开清澈冷眸。

    铃铛声由远及近,清脆叮铃声很有节奏感。

    声音停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的门外。

    这一次,铃铛姑娘非常明确的,奔着他们这间房而来。

    屋内六双视线,不约而同盯着房门。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,门外铃铛姑娘会像之前一样先敲门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都错了。

    “吱呀……”

    陈旧木门被从外面推开。

    一张惨白小脸,出现在众人视线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